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憂鬱症發作了,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亂澆花。一點的關心一點的擔心就開始想澆花。

為了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節目,這樣的焦慮挫敗好像有點不太值得。

老師說我太執著在做好,老爺說這東西注定做不好。

對不起我找不到平衡點,即便知道這節目一開始就很難好,要討好贊助商,要有旅遊性質,要有健康意識... 什麼都要,什麼都要不到。

可節目交到我手上,我還是懼怕把節目做爛。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人願意相信把事情交給我,而我深深地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說「我願意嘗試我盡力做好」就一定真的可以,那裡面還要有一定的知識要有一定的經驗不是我說努力就一定可以不是。所以我失敗了。

從一開始我就好怕,害怕去面對那些商業世界裡的人們,那些利益至上那些名利至上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人們那些在江湖里混過的人們。

我是害怕的,一種莫名的自卑感油然自生,我只不過是默默喜歡做紀錄片默默當大導演的小雜工的小人物,我不是做大事的人我不會指導人我不會領導人,這樣的工作做起來只會顯得笨拙只會讓自己像個白癡。那種自我價值被貶低的感覺,那種切切實實感覺別人有瞧不起你意思的感覺那些因為不信服你而不願配合的人們都讓人陷入深深的黑洞裡不自覺我又變得卑微起來。

老大,願我有再多一點的力量和勇氣。

老爺說 要先做好「不管怎樣這節目都會被罵得臭頭」的心理建設。

安哥chiu說 「我相信你」

我何德何能。

阿餅,你要拉自己一把,做不到時別逞強喊救命就是了。

不管怎樣,還是盡力做就是了。

雖然「做好」讓人感覺痛苦,可不能妥協,「做不好」更痛苦,這是真理。

老師說「不要太執著於真理」是我要挑戰的功課,可我不打算修這學分。

有些時候,痛苦是成長的養分 (咬牙握拳)

 

創作者介紹

你一直在玩

yewmi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